首页 >动作游戏

王晓涵日记平原上的乡景上1

2019-11-09 22:23:46 | 来源: 动作游戏

王晓涵日记平原上的乡景上1

生而迷茫,这小狗子。

我从小到现在上学毕业,不操心,不掏力,不看过往,不问前路,也是小狗子般的吃饭上学睡觉,从无茫然。可现在这人生之路,行至于此,却倍觉迷雾重重,前路茫茫。

上次按老妈旨意参加公务员国考。笔试第二,面试第三,落榜。数次自己对自己说:”你看现在,报导的许多落马高官,都有和多名下属权色交易的内容,如此不入这行也好,免得以后自己努力的做出一番成绩,又被人挤眉弄眼不热不冷的笑着说--上面有人,那纵是做的成绩再亮,小姐姐我和小姐妹们还能不能愉快的顽耍了。“

可把这鸡汤一口气喝了,却发现有些醋溜的味道。

迷茫。

干什么呢,总不能毕了业了,还继续抱住老妈啃吧。

上大一申请的助学贷款还没还呢。

迷茫。

做生意吗?做什么生意呢?现在2600多点的世道,炒股的同学,已在厕所里压抑自己不哭了几回。

打开手机,各种实体难干,小餐饮轮番开开关关,各种p2p爆雷,老板跑路,私募失联,各种大公司发债都困难,干了一二3十年的家具厂轮胎厂和某省首富申请破产,各种朋友圈开店的小姐姐发图”不赊钱没有了客户,赊钱连客户和钱都没有了“,更有经济砖家口无遮拦,直说,现在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要准备吃苦了。真的假的?这些年咱国的有关专家一直不是好形象。

哦--,好像也是有些不假。

前些日子,表哥表嫂带着红肿的双眼,进门对老妈扑通一跪,要找些钱救急。原来表哥弄了车贷买了车独自到北京跑网约车,表嫂在合肥打工,自己先是套信用卡用,随后觉得手机上不停出现广告的现金贷,划拉划拉手机就借得手了,怪方便,可却越滚越多,因而再找些私人借高利贷去堵窟窿,可窟窿却是越糊越大。驴打滚的本利,已欠了五六十万,把房子卖了还不够还。

打个工没干生意也没用给家里,干什么啦?

每个人包括表哥爹娘都问她,就是不说。

不用问,估计也是把钱投到理财平台上去想挣些快钱,被撸了羊毛割了韭菜,爆雷收不回来了。

亲戚门口都是小百姓,到哪里找那么多钱去还。老表两口子以后这日子,每天估计过的够煎熬的,辛苦干了一二十年在县城买的套房子,估计也是人家的了。

跟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的内容完全不一样。

莫衷一是。迷茫。

王晓涵日记平原上的乡景上1

一段时间,每个傍晚望着这野塘里高僧入定般静静的浮莲,越觉得心中浮躁加烦躁,想不出个所以然。

感觉想要脱发。

看来,城市套路的确深,除了出国和回村。

去年喊着让人们跟他一起为梦想窒息的贾老板,现在已做到让很多人窒息了。

王晓涵日记平原上的乡景上1

固然,现在这些人也是恨得牙根痒痒,怒目切齿,想攥住脖子让他窒息。这些或吃着盒饭抱着草席睡在他公司门前要账的各类供应商,或各类拿钱给他要与他共襄大业也好分一碗肉汤的各路投资人们,或历来嫌贫爱富只会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的银行信托证券公司们,都失望的发现,贾总不想被他人窒息,表示还要实现梦想,要继续筹款,挥一挥手。

抬脚踏上去美国的航班了!

留下带150亿大钞驰援抄底,却驰抄成了接盘大侠的孙大叔,在自己公司的业绩发布会上一度掩面梗咽。还有那些睡过草席吃了盒饭,转身要面对工人跟自己讨要工钱过年和自己梦想破碎的1地鸡毛般的各路大小供应商们。

要继续实现梦想的贾老板到半球那边美帝的老家呼吸据说比中国新鲜的空气去了,据美国那边有亲戚的也传来闲话说,人家还有以前备办好的豪宅。

人比人,唉,真的气死人啊。出国弄事业干工作人家是很轻松,并一直“准备下周回国”状态。

看看自己脚下,哪里有路呢。

想自己走出条蹊径,却发现,只有跟许多人一样,在半球这边每天给自己下班后灌鸡汤的路。

迷茫。。。

在一个台风过境,飞云倒树的清晨,黑黑的夜里,揉了揉自己僵硬麻木的面容,轻轻的放下毛爷爷的大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论持久战》。没办法,革命工作进入低谷,只好鉴戒些智慧经验。

好吧,和毛爷爷周爷爷们学习学习,城市没路,出国无门,就先转移去农村,走农村包围城市之路。

这移步换景。

还真有风景。

你还别说,回到县城第一次下乡,就看到了一幅在人口五百万以上的城市大街上,都不容易见到的不羁的画风。

大热天的,这自信的棉拖,妖娆的外八一字猫步,长可及膝反精致小包潮流的大挂包,和似有若无极简主义形似鞋带的裤腰带,用红色棒球帽压住跟李咏一个样的发型,又衬着一个李咏没有的山羊短胡,我的哥,利害了。

脱了帽露出发型拿了麦克风换上西装往台上一站,谁说你不比腾格尔还内心深沉,比李咏还外表艺术。

不过,这大夏天的,三十多度高温,弄这样一个包,还穿着厚棉拖,还提挂着恁些袋子,汗透衣背的在大太阳下踢踏步行,不像近途,也不坐车,这哥是干啥的?莫非跟锋利哥一样也是曾经精神失常吗?

瞧这棉拖球鞋鞋带打扮如此超常,像是有些二,可看眼神,是一点呆滞没有,好像还有不羁的自信与飘扬。

抑或,世界上自己看到想到的,永久总是大象的一部分而不会是全貌吗?或延伸开来,自己的眼睛耳朵,有时看到听到的,却是他人故意让你看到听到的幻象假象吗?

想一想,迷茫。

不知脚下的这条乡土路,还将有什么风景吗?

不知脚下的这条乡土路,又将引领自己向何方?

我喝了1口水,与不羁哥告别,慢慢的摇上车窗,挂上一档。

“ZOOM”,前进。

长按、扫描并关注

夕 漫 漫

关注 分享 收获 力量更强大

印高神油

印度神油推广语

万艾可_白云山金戈和美国伟哥的区别?带你见识金戈有多硬!

猜你喜欢